你的位置:中山坦洲人潮網 > 綜合資訊 > 珠海要聞 > 詳細內容

"愛寫作的年輕人要多讀書",安意如在珠海這樣說

發布: 2019-6-04 08:35   來源: 南方網   查看: 13次    分享到

近日,閱潮5周年“文化再生”系列邀請了作家安意如舉辦見面會。在采訪中,安意如結合自己的經歷,對古典詩詞普及、寫作、閱讀、旅行等話題分享了自己的經驗和看法。

古典詩詞的普及是建立讀者與詩詞的親近感

記者:人們在您的身上貼了兩個標簽,一個是“80后美女作家”,一個是“古典詩詞作家”,您對這兩個標簽有什么看法?

安意如:80后這個標簽只是代表了我是80年后出生,是哪一批作家,對我而言沒有任何問題。我20多歲的時候就被很多人叫安老師,現在三十多了,會被人喊阿姨或者姐姐,但我很喜歡。我這么多年就是為了成長,我不要永遠活在18歲。

至于古典詩詞賞析,我覺得是老天爺賞飯吃。文學可寫的東西雖然很多,但是能找到一個跟自己契合、大眾又買單的,在風格上又能跟別人有所不同的,其實并不那么容易。比較幸運的是,我的第一本書就能夠被大家認可,進入這一行。

因為本身有著良好的讀者基礎,我也將古典文學的普及視為自己的任務和責任。但是除了詩詞之外,我對故宮、對西藏這兩個題材也有特別的感情。偶爾也會寫一些詩詞之外的東西,換一種思路和感覺。

很多時候,我們覺得自己才華不夠,想表達的表達不出來,那是因為我們還沒有將學到的詩詞融入到自己的生命體驗中。我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文字去建立詩詞和讀者之間的一種親近感,這是我所認知的普及的功能。

寫作需要多讀書

記者:您對現在愛好寫作的年輕人有什么建議?

安意如:多讀書。

其實任何一個家庭的書房藏書量都沒有書店來的多。小時候家就在新華書店旁,每周末父親都會將我放在書店里看書,等到下午、晚上來接我的時候會讓我挑一本書帶走。

我當時最大的人生理想就是當一名書店的售貨員,覺得能夠每天與書為伴太幸福了。到二十多歲,我自己第一個主動應聘的工作也是這個,但是被婉拒了,書店需要搬書,而我腿腳不便。

小時候在書店里看書,就只有兩個感覺,一個是書店里的書真多,這輩子可能都看不完,要抓緊時間看;第二個感覺就是,其實不管在什么時代,在圖書館和書店里都能夠看到愛學習的人。

少年時期我并未意識到自己有寫作的天分,只是因為讀的書多了,自己寫的時候并沒有那么難,發現別人能寫的其實我也能寫,也就是一種不畏難的情緒。

閱讀要建立自己的知識架構

記者:現在每年新書出版那么多,那么該如何挑到好的書?

安意如:我覺得現在的書多、碎片化閱讀都不是問題,問題在于我們在閱讀的時候沒有建立自己的知識架構。

所有的東西,它本來就是碎片,你閱讀完,還是碎片,那它就是個問題。如果你自己已經建立一個比較堅實的知識架構,你知道要把這個碎片貼在哪一塊,那它就成為你整體的一部分了。

閱讀時,你要清楚自己閱讀的趣味和方向在哪里,你的知識架構中欠缺的部分是不是你愿意去彌補的。比如我,我數學特別欠缺,但是我這輩子都不想去彌補它。

但是,我覺得自己光讀詩詞不行,我還要讀人文、歷史、社科、經濟學、政治學方面的書,那么這些就是我愿意去彌補的。

生活就在身邊

記者:您經常外出旅行,在旅行中曾經碰上過什么靈感嗎?

安意如:我的旅行其實并不刻意,出差都可以當作旅行。當工作對你而言不是壓力,那就能夠變成一段愉悅的時光。

很多人喜歡旅行,以為生活在別處,但其實生活就在我們身邊。你所向往的遠方,就是別人想要逃離的地方。遠方并不會讓你的夢想實現,反而可能把你的盼望攪碎。更重要的是,當你想去遠方的時候,你究竟是想靠近那個未知的地點,還是想打破自己的一些局限。

我自己喜歡旅行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天生腿不好,少年時期就非常渴望去很多地方,靠自己的能力見識到大河山川。所以當我能夠將寫作當作工作,能夠以游歷作為生活方式的時候我樂在其中。

在這個過程中,我從來沒有盼望過經歷一次旅行,就可以洗心革面,沒有這樣的事情,在旅行中保持一顆平常心,你是誰,你的生活處境怎么樣,其實并不重要。

【采寫】鄭慧梓

【圖片】劉艷婷

打印 | 收藏此頁 |  Mail給朋友 | 舉報
分享到: 更多

上一篇 下一篇

論壇推薦

  • 活動
  • 新帖
  • 推薦
  • 排行

商家推薦

  • 新店
  • 推薦
  • 點評
  • 打折
助赢手机版